一凡789

2

69ID: 872611

年龄: 54

性别: 男性

寻找: 夫妻/情侣

地区: 中国,山东,临沂

金钱: 0

积分: 45

人气: 34830

简单介绍: 爱好广泛,49/172/143

日志
相册

一凡789 >> 日志 >> 亲亲大嫂花

亲亲大嫂花

发布日期 : 2023-11-13     作者 : 一凡789     人气 : 2757

亲亲大嫂花7


第五章

(建华摘了个茄子,想插进香君姐的屄里。)

一天傍晚,建华和香君姐一起去浇园。香君姐担着两只水桶,两人走向村南边的菜地。到了地头后,香君姐忙着从井里提水倒进溪沟里,让水流进种着茄子的菜地里,茄子已经长大了,长圆形,红得发紫,表皮光滑发亮。建华脑子一动,他想起看过的日本的一本小说,里面有一个女人阴道里被插入茄子的情节,他近几天经常插香君姐的屄,阴茎有些吃不消,他想让茄子代替阴茎插香君姐的屄。他看到一个形状和阴茎膨胀时相似的茄子,他连同茄子把儿一起摘下,放进上衣袋里。香君姐叉开腿站在井台上,弯腰提水时,屁股撅得高高的,他想起一首民间小调《姐儿南园》:十八的大姐去浇园,弯腰屄朝后,起身屄朝前。香君姐提水时,一会弯腰一会起身的,她那两腿中间的屄也是一下朝后一下朝前,想着想着,建华感觉着阴茎就发胀,把裤前顶的高高的了。

浇完菜地,天上黑影了。两人洗净了手上的泥巴,建华挑了水桶,和香君姐肩并肩走着回家。建华右肩担着水桶,左手搂着香君姐的腰,离村子近了,怕被人看见,两人才分开。到家后,随即拴上院门,香君姐累了,进了卧房点上灯就仰躺在床上,一条腿放在床沿,一条腿放在床下。建华帮香君姐脱掉鞋子,解开她的裤带,扒下她的裤子裤衩,建华站在香君姐的两腿中间,解开裤扣,拿出阴茎,上身趴在香君姐的身上,他右手悄悄拿出茄子,伸到香君姐的大腿根处,摸索着寻找阴道口。香君姐感到一个又凉又硬的东西顶在她的阴门上,她的左手很快伸下去,把那东西抓在手里,一看是茄子,气呼呼地说:

“你真操来,茄子也能朝里插。”

“插茄子有什么,还有插萝卜、瓶子、蜡烛的。”

“谁家男人好好的,插那些东西。”

 香君姐紧紧夹住双腿,左手握着茄子不松手。建华一看茄子把儿也断了,香君姐还在气头上,建华只好安抚她:算了吧,我扔了吧。

香君姐还怕建华拿茄子插她的屄,手握紧茄子,建华扒开她的手,把茄子扔出窗外。

建华实在有些操之过急,他没想好怎样把茄子插进香君姐的屄窟窿眼里。香君姐累了,屄也累了,他如果先给香君姐舔舔屄,把香君姐的屄舔出水了。舔屄的时候,右手悄悄拿出茄子,把茄子对准屄窟窿眼,边舔边插,香君姐明白过来也晚了,茄子已经插进她的屄窟窿里了。

一天中午,香君姐和建华去花生地拔草。花生地靠近大片河滩,河滩上长着茂密的芦苇。两人一边说笑一边拔草,建华看着香君姐红扑扑的脸庞,他听说搞破鞋都去村外的草垛旁,牛棚的石槽里,要是能在芦苇荡里搞香君姐一定非常刺激。

拔完草,建华指着芦苇荡对香君姐说:我们进去玩玩吧。

香君姐在前,建华在后,两人进了芦苇荡,芦苇青翠高耸,密密匝匝的,间或有几棵高大的柳树,太阳当空照着,里面非常闷热。两人走到河边的沙滩处,建华拿出阴茎撒尿,尿完后,他对香君姐说:在这里玩玩吧。

香君姐有些诧异:在这里怎么玩?

建华去拉她,她扭身躲开,随即像逃似的出了芦苇荡。

回到香君姐的家,两人上床躺着,建华要解香君姐的裤带,香君姐说她想看看阴茎是怎样射精的。建华躺着,香君姐坐在床上,解开建华的裤扣,拿出阴茎。她右手握着阴茎,左手的掌心盖住阴茎头,像揉元宵一样,右手上下晃动阴茎,左手按揉阴茎头。建华的阴茎在香君姐的手里像乖乖的小俘虏。香君姐先是屄,后是口,现在是手,香君姐的手口屄都为建华的阴茎服务,建华的阴茎有福了,阴茎头上都出水了。香君姐问:快出来了吧?

“快了!”

建华感到快射精了,他从床上下来,站在地板上,香君姐的手一直握着建华的阴茎,也从床上下来偎依着建华站着,香君姐的手不停的晃动阴茎,建华感到快射精了,他一手紧紧搂住香君姐的腰。突然,从建华的阴茎口处喷出一股白色的精液,像离弦的箭射向三尺开外的地板上,香君姐看见射精了,脸上的表情有些惊异,握住阴茎的手也不自然的松开了,建华的阴茎头上还在不停地喷着白浆,阴茎正在射精时没有手的抚摸更加麻木难忍,建华急忙拿着香君姐的手握住阴茎,直到阴茎慢慢软缩。

到了晚上,香君姐一丝不挂四肢朝天躺在床上。书桌上点着玻璃罩子灯,建华脱了衣服躺在香君姐的身旁。香君姐说:别看我光裸的,我要是不让你弄,你保准弄不进去。

浪—屄—哦,这是有意让建华强奸她呀。建华有些不服气:一个棒小伙子,还弄不了一个浪娘们。建华从床上站着,香君姐躺着,双腿屈起来。香君姐双手推挡,双脚蹬踢,建华一时难以靠近她。建华没想到用绳子把香君姐的双手双脚绑扎起来,玩玩强奸香君姐的游戏。两人嬉闹了一会,香君姐不小心一脚蹬在他的腰上,把他惹脑了,他一下子对这个浪屄有些厌烦了。好花不常开,香君姐的屄不再神秘,已经不新鲜了。妈拉个屄哟,不让玩屄就算了,他说:“我到小床上睡。”

说完,他就下床拿衣服。他想一个人看看书,听听音乐,清静清静。他刚要转身走,突然感到有些不对,房间静静的,他看见香君姐侧身背对着他,肩膀在微微抖动,他听到香君姐在“嘤嘤”啜泣。香君姐哭了,他一时手无足措,站在那里走也不好留也不好。他只好上床躺在香君姐的背后,把香君姐的身子轻轻扳过来,香君姐似乎更委屈了,哭声更大了。建华不会哄女人,他不知怎样哄正在哭泣的女人,他说:姐姐,别哭了,是我不好。他爬下去,拉开香君姐的双腿,把嘴巴埋进香君姐那臊乎乎的阴唇里面。香君姐不哭了,他爬上来,把阴茎插进香君姐的肉洞里。

香君姐说:你不是我的老公,你说走就走。老公不管我怎么闹,他都不走。

香君姐喜欢在床上玩夫妻“闹床”的游戏,增加夫妻情趣。这是夫妻之间的房中游戏,夫妻两人在床上打情骂俏是很正常的,建华不懂香君姐的用心。建华想:今后不能在香君姐面前任性了,这是香君姐和他象小两口一样闹床玩的。香君姐虽然不是他的媳妇,但是,他和香君姐在床上像夫妻一样睡觉做爱。如果香君姐的美妙阴户不让他的阴茎插,他不会这么快就品尝到女人的好处,他和女人性交不知要等多少年,香君姐让他过早地熟悉了女人,香君姐的屄给他带来属于男人的快乐,他应当谢谢香君姐,谢谢香君姐的屄。香君姐那生过孩子的美阴宽松润滑,他的阴茎很容易就插进去,他那初入香君姐茅庐的阴茎有了用武之地。香君姐虽然是个破鞋,但是,在村里,搞香君姐这样的破鞋不丢人。小光棍很难搞到香君姐这样的破鞋。建华把香君姐搞到手真不容易,用了不少的心思。嫖婊子不如嫖嫂子,香君姐干净,打洞时不用戴安全套,但是,嫖嫂子要比嫖婊子困难的多。以后,他要好好哄着爱着香君姐。

第二天早晨,两人起床后,建华看见香君姐的腮颊上有两道泪痕,显得更加惹人怜爱,香君姐为他哭,为他笑。看见心爱的女人为他流泪,他感到更爱香君姐了。

相关评论

回帖区
用户名:      密码:           免费注册     忘记密码?

*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绿帽园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* 普通会员发帖需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* 文明发帖,禁止刷屏、留联系方式,遵循《绿帽园规则》,违者将不予审核通过被锁定账号。